从法国警察入室枪杀华人案,看中国人的价值
2017-03-31 17:23:04
  • 0
  • 2
  • 8
  • 0

记得本人曾经在一部抗日题材的电视剧里面看到这样的情节。至于,片名是什么?我记不清了。我只记得,在该剧中,美国飞虎队的创始人克莱尔李陈纳德将军当着他的朋友的面,阐述他在日本游历的所见所闻,尤其是他对日本人的态度!

当他提到日本人,进而评价日本人时,他说:“经过我在日本的观察,发现日本人,都是一些又笨又蠢,没有脑子的家伙。”

这句话,乍听起来,似乎是他老人家说过的,反正该剧播放以来,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的夫人——陈香梅女士,对该剧提出过异议,进而起诉制片方,相信你们大家也一样。毕竟,在我们中国人眼里,与美国人眼里的日本人是一样的,我们不是也将日本人称之为倭人或者小日本吗?

出于普遍对日本人认识的共识,美军在占领日本后,也想让日本人仿照中国人的样式,通过暴力革命推翻日后越来越趋向危险的日本天皇体制,将关押在日本监狱里的日共党员全数释放,从而使日本共产主义化。可是,结果却出乎意料,日本左右两派(包括日共),不约而同都倾向于向天皇效忠,和右派一样,将矛头对准美占领当局,至今依然如此。而日本的所谓右派,至始至终指的是军政府,而非反天皇治下的整个日本。

故而,日本天皇最大的幸福莫过于,他有一群聪明绝顶,彬彬有礼而又可爱的老百姓。他们的聪明伶俐,绝对不是浪得虚名,而是实至名归。他们不会接受来自海外的蛊惑,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们乱跑,乱闹,尽管他们像被打了鸡血似的,跑去空袭珍珠港。兴许,就是因为美国政府意识到,他们对日本人的估计是错误的,所以才赖在日本,不愿离去。

我们和美国朋友都歧视日本人,可是日本人对我们的态度又如何呢?他们对我们的态度是——劣等民族,即我们的民族是劣等民族。这是二战前后,日本人对我们的态度,即便是现在也是如此。我在日本的亲戚,就曾向我提到过这事,因为该国一直在宣传这个。

国人没有出过国,不知道论地位,国人在海外的轻重。比如,我在新加坡旅游时,是在南洋理工大学里的一家招待所里下榻的,当时在宣传册上的内容,却美其名曰“温莎酒店”,这在和我同行的游客们都信以为真;在马来西亚,我们下榻的地点是普通的小旅馆,和一群穆斯林同在一个屋檐下;在泰国和越南的情形要好一点,因为有汇率上的原因。最好的时候,是在柬埔寨,我下榻的地点是吴哥窟的一家宾馆,进去的时候,尤其是走进客房的时候,感觉自己成了007。

不过,我在某宾馆下榻时,并没有急于洗澡和上床睡觉,而是趁着时间还早,带上房卡,在宾馆内部到处走走,人家都在宾馆里拍照留念,而我则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,毕竟我学的是旅游专业,对这些方面特别敏感。我在里面,逛过酒吧,在宾馆花园里听过小乐队吹奏萨克斯,逛过宾馆内的商店,尤其是浏览过大厅里摆放着的英文版的旅游手册,还有当地地图,可惜只有日文版的。有趣的是,站在我身边的一个同胞,见没有中文版本的吴哥窟地图,而大呼小叫。

现在,让我们看看最近发生在法国巴黎的警察入室杀害华人一案。

被杀害的是一名华人,确切地说,应该是华裔,若杀害的不是华裔,而是韩裔,日裔,泰裔和菲裔,以及其他什么裔,那么他们的情况又如何呢?有没有核查一下他们在该国的处境,即他们的待遇是不是与受害者一样,若都不是这样,那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华裔?甭管,人家是不是加入他国国籍了,反正他们是华裔,我们作为华人,人人脸色无光,这是不证的事实。

即使,这个受害的刘姓56岁华裔是个精神病患者,还要看他是什么侨,什么裔,什么籍和什么人种。表面上看,这样的说法很复杂,但是在外交上则是非常有讲究。打个比方,若这个受害者是外侨,外裔,外籍和其他人种,那我们确实不该管,因为这有侵权和越权之嫌,自然,若是他们邀请我们去管,那就另当别论了,否则我们也只能站在一边看他们的笑话;若受害者是华侨,华裔和有中国国籍的,包括白人在内的其他种族的老外,那么这就牵扯到我国外交部分内的事了,这一点和美国佬一样——甭管你是什么人种,在精神上是否有病,只要你是美国人,人家美国政府就有权为你在海外遭遇欺凌而讨还公道。同理,惨案发生后,全法华人的示威和维权,以及中国外交部的干预是无可厚非的。毕竟,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,想想日本人对我们的偏见,就可以可见一斑。

至于,受害者女儿的慷慨陈词,颇有点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”的味道,尽管这种说法是打引号的,毕竟父亲再怎么不好,终究是自己爹嘛。维护原本就有缺陷的老爹也是情有可原的。可是,老子年纪大了,大脑昏愦了,对国外的常识一无所知的话,是值得原谅的,那小辈们呢?不至于和长辈一样糊涂吧!比起被杀害的老子,这些小辈更是责无旁贷,因为她们没有为父亲适应法国的生活负责。

不过,话也说回来,若此案的责任在受害者一方,反思一下小日本对我们的拙劣评价,相信每一位中国同胞都会为自身的瑕疵,有着清醒的认识;若该案的责任在该国警方那里,那我们就更该为我们大陆人(台湾人如何,我们尚且不提)在海外的卑贱待遇敲下警钟。

中国大陆不适合走宪政民主道路是不争的事实,这一点中共中央的表态并没有错,同时对比一下一衣带水的日本,就再也清楚不过的了,假定这个受害者是日裔,那会怎么样呢?其次,在海外旅行,要多留意周围的细节,尤其是该国服务人员对自己的交流——诸如我在越南胡志明市的一家家具店里,就问我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。其三,在上网的时候,多留意跟帖的内容,久而久之,浮出水面的问题会变得越来越多。

海外华人为同样受害于海外的华人义愤填膺地申张正义,奔走呼号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。除非该案不了了之,我们的努力付诸东流,若该案能够圆满解决,不仅刘家能够沉冤的雪,华人在海外扬眉吐气,移民中国的老外,恐怕也会因此越来越多。到那时,我国就会变成和美国一样的移民大国,而华人在国际的地位也会因此得到迅猛提升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